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信仰之手 章001 奥斯汀披风上的♠;

发布时间:2019-09-24 14:52:58

信仰之手 章001 奥斯汀披风上的;

绵延北地千万里的麦基厄尔山脉,东接玛罗帝国境内,西临十字海,山巅被冰雪覆盖,直耸天际,成为异族与紫林的一道天之屏障,也有翻不过的绝地之称,传闻是女神用神力摄下的一道阻隔。而特穆尔所在的哈尔西比斯行省,称之为不毛之地或许有些过了,但是所谓千里无人烟倒也绝对符合,因为它到处是麦基厄尔山脉飘下的寒流与冰雪,终年不化。这样一个行省作为卡伊尔家族的封地,倒真是契合阿玛尼皇室的心性。

阿奎那一行人,多了两个盗贼小子,还有阿金妮与小八恩特,于是一辆马车与几匹耐寒的冰地雪肤马,在劳顿了几天的行程之后终于踏足了这个冰雪之地。来到了阿奎那久违的特穆尔湖泊,亦是诺亚公爵在阿奎那诞生之际取得神话战役胜利的地方。

显然,阿奎那与妖精身上都依然套上了厚厚的皮裘衣,而两个从未感受过极北之寒的盗贼小子,这会差点没给鼻涕眼泪冻出来,老人倒是依旧那件简单而洁净的白袍,让人颇为疑惑,他那瘦如干柴的身板儿是不是真的就是干柴。

特穆尔湖泊算是一个火山湖,倒似是一弯明月谪落在麦基厄尔山脉中底比斯山的山口,只是如此一个并不算高大的底比斯,竟可以行程如此之大的特穆尔湖泊,由此可见,不可不敬畏自然的奥妙与神奇,哦,对了在这里应该入乡随俗地称作神迹。

圈在一片冰川之间的绝地,一路上的茫茫冰雪与这看不见的冰地裂缝就是一个个绝地的杀招。如此的底比斯,真不失为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绮丽,冰川雪景,更能够让人感叹着皑皑白雪与这插入云际的高山之壮阔美。

莫塔拉着马车,如回到了家乡一般,这满地的冰雪裂缝都吓不住它那股激动劲。于是在两个盗贼小子面红心跳般色变的战战兢兢下,一行人慢慢地抵足了特穆尔湖,这个卡伊尔家族最重要的地方。

寒风与冰雪泛起的白雾中,犹自漂浮着似是冰晶的点点雪花,这是一个可见度只有十多丈的隘口,在西比的提醒下,出了半天神的阿奎那慢慢地踏出了马车,看到了那雪地里如雕像般地伫立的三个人影,正在以审视与试探地眼神灼灼地盯着他,让阿奎那猛然间醒悟,这里虽然属于卡伊尔,但是还不属于自己,他悻然地摸了摸冻得有些刺痛的鼻子,而后在几人地陪伴下,慢慢地踏近了了那几个人影。

强者都是高傲的,因为他们有着足以高傲的实力。夫人如是说,阿奎那沉默,这与老人所谓的谦卑似乎有点相冲了。

等阿奎那踩着胶皮靴,慢慢地,稳稳地踏近这几个人身前,他的双眼里看到了三个人截然不同的表情。

为首者,是一个衣着让人一睹就觉得似若一幕黑暗的纯黑色骑士衫,在这样的地方,恐怕没有人穿着冰冷的铠甲来受罪,强者也是如此,阿奎那一眼望去,这位骑士给他的感觉竟比能够与老人匹敌的库尔更似一尊战神,浓眉鹰鼻,满身霸气,面色坦荡。看着阿奎那,他的面色上依旧是如骄阳般地战意。只是身后的一男一女的两人就没有那般客气了,一个无动于衷,一个好奇,仿佛阿奎那在他们眼里,不似卡伊尔的继承者,而是一个陌路人。

“尊敬的阿奎那少爷,骑士奥斯汀?斯帕德向您致敬,我是特穆尔基地的暂时负责人,欢迎您的到来!在我身后的是沙勒曼?哈特,这位美丽的女士则是莱克尔?迪茫德,我们都是卡伊尔忠诚的卫士。最重要的是我们中间会有一个人是你以后暂时的老师,包括您身后的阿金妮女士。”

语气恭谨,如一个绝对恪守骑士准则的人,优雅的半膝礼与面带温和笑容的问候,让人无法挑剔。这样的气魄,阿奎那似乎仅仅只在父亲身上才看到过,恭敬,却不是由衷。想到这里,阿奎那苦笑,自己还是一个废柴,凭什么拿到别人的尊重。

“奥斯汀骑士大人,您的风度让我钦佩。暂时么?呵,足够了……”

阿奎那一样报以和色,像是一个儒雅而乖巧的贵族孩子。怪异的回答让三人心中微微地一荡。而后一行人踏尽这个簌簌的冰雪遮掩的世界。在阿奎那抱胸的小手里,紧紧地握着一张黑色古朴的卡片。而奥斯丁身披的黑色披风之上,绣着一个让阿奎那感到简单地却又撼动灵魂般的漩涡图案,#9824;。

似乎仅仅只有百步只远,且是阿奎那现如今那短小而踏足冰层来防滑的步履来计算,阿奎那猛然感到一股热浪袭来,似乎,瞬间,从冬日来到了暖夏。在看眼前,有语曾言拨开云雾见青天,虽然不是言之这样的境况

信仰之手  章001 奥斯汀披风上的♠;

,却就这般的巧合了。小八恩特与阿金妮与阿奎那歉然地告罪了一声,而后默默地离开了,并未理会衣着与她相近的莱克尔还有那个霸气逼人的奥斯汀。

似乎无论哪里,都不会是扭成一团的绳子,卡伊尔也是这样?

一排排简单地搭建地木屋临着那弯清澈明净的湖水而起,入目可见,很是泾渭分明的四块,让阿奎那心里了然。

“先生,我想您能否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呢?”

阿奎那驻足于一片由一整块磐石构建的训练场上,没有理会几人眼中的不解与讶然,轻声的问道。

似乎让人忽略了他的存在,老人那双浑浊不堪的双眼又瞬间明亮了数分,枯槁面容上的皱纹似是活过来的线条,凑成了一个暖暖微风般地笑容,瞬间让带头的几人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与疑惑。

“孩子,你的要求我无法拒绝,我拥有的东西,都可以给你,因为你给了我一颗希望的种子。”

阿奎那干净而略显秀气的面容上,多了一分满足的笑容,像是一个被宠溺了的孩子。直让妖精心里嘀咕,太诡异了。

于是几人慢慢地来到了这片靠着湖水而搭建的木房子前,这里,就是他暂时会居住的地方了。

似乎有些感慨的阿奎那,看着眼前与平民居住的房子,失神般地喃喃道:

“特穆尔,我来了。家里,还好么?”

身后,是亦步亦趋的妖精与西比,还有猛然间变得慵懒的莫塔与两个面带拘谨小矮子。老人呢?轻轻地给阿奎那留下了一句找一个老朋友,而后消失了身影,留下了色变的骑士与两个本有些心不在焉的“忠诚卫士”。

ps:哎,改改改。。。。推荐票,55,大家还有么?偶要票票……

广安治疗妇科医院
南昌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雅安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路线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到底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