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真尊传第一百八十章死亡的序曲一

发布时间:2020-01-26 11:19:43

真尊传 第一百八十章 死亡的序曲一

“你?你……。”

此时赵无极震惊万分,惊恐看着秦风微笑的脸,就这么近距离出现在他的面前,注视着他,赵无极瞪着秦风,忍受了一会儿秦风的目光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害怕,目光变得不稳定起来,闪烁不定,不敢看秦风的眼睛。

虽然秦风的眼睛依然是浑浊一片,可赵无极却在秦风的眼中看到了一种他从未有过的心悸,一种莫名的危险突然用上心头,目光转移。

“我什么我,我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没吃饭啊?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呢?”

“我……。”

唧唧呜呜一阵子,赵无极脸色难看起来,心中震惊万分,心中喃喃自语:“怎么秦家那么诡异呢?每次都是这时候出现,为什么偏偏就是我刘家的人遭殃啊,万龙那时这样,现在连我也这样,还让不让人活啊?”

“呀”

赵无极使出全力,双手我在长剑上,对着秦天的胸膛狠狠刺去,脸色憋得通红,都不见长剑前进分毫,好像插在了巨石之中,无法前进一分一毫,恐惧地望向秦风,剑在就他的手中,捏在手上,凌厉的剑气对他的手没有造成一点伤害,硬是把锋利的长剑捏在手上。

“这还是人来的吗?”

赵无极心中受到了无比的冲击,震惊想道。

“那是……?”

扑了过来的秦虎,看到秦天无碍,汹涌澎湃的气势一下子散去,看着出现在秦天身边的秦风,心中同样震惊,翻起了巨浪,翻滚的巨浪冲击着他的心灵,无法平静下来。

“风……儿……。”

秦天颤抖着喊道,泪水已经沾湿了眼角,嘴角还在不停开开合合,似乎无法相信着一幕,本来已经准备迎接死亡的他,没想到最后还会出现这么一个结果。

已经算是彻底放弃了的他,真的没想到……。

没想到……。

“父亲,等一下我们再聚,现在等我把这些该死的人都搞定了,我们父子两再好好聊聊。”

“听你的,风儿。”

秦天感动地看着秦风,厚实的后背,挺立的身躯,自信的表情,浑身散发着莫名的魅力,秦天知道他的儿子真的长大了,长大了。

望子成龙,是每一个父亲所希望的,所期待的。

没有什么比儿子长大了,出息了,更值得让他们高兴的事情了。

这一刻,秦天不再言语,心中却充满了千言万语。

浑浊的断裂声响起,荡漾在半空中,赵无极被一股力道震得连连后退起来,刚刚怎么拔都不动的长剑稳稳的捉在手上,低头一看,短了半截的长剑呈现在他的眼中,散发着锋利光芒的长剑,此时暗淡无光,明显的断裂口,让赵无极的心一阵肉痛,宛如一把剑搅在他的心脏处,疼痛万分。

“我没看错吧?刚刚秦风是不是一把把赵无极的剑给捏断了?是不是啊?”

一个不相信眼前一幕的男子扯着身边的另一名男子的衣领,激动问道。

“好像是吧?”

另一名男子唯唯诺诺回答道。

“我真的没看错?”

“我不是在做梦?”

连连问了两个问题,另一个男子都是迅速点头,生怕那男子激动起来,扯着他的衣领不放。

“原来都是真的啊!”那男子还是有点难以置信,当他看到了身边所有人和他一样,甚至有人还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才相信了这个事实。

赵无极的武器可是顶级法器,什么叫做顶级法器,那就是削铁如泥,一剑下去,就可以把他们分成两半,不溅飞一丝血迹,可想而知,这么一把顶尖法器,在秦风的手上轻轻一捏,咔嚓断开了,他们都以为他们在做梦呢。

不仅仅是他,就连秦虎也瞪大了眼睛,惊愕看着秦风的手指,一点伤口都没有,光滑如初,看着秦风脸上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游刃有余的模样,秦虎都不敢相信这还是原来那个整天就知道钓鱼,除了钓鱼,就是睡觉的不能修炼的他的孙子。

“他真的是秦风?”

秦虎怀疑的目光看向了秦地,秦地痛同样也是一脸震惊,尽管秦风已经给了他不少的意外,但是都没有这一次惊人,顶尖法器啊,他可是眼馋了好久,愣是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现在一把顶尖法器就这么毁在秦风的手中,秦地心中暗骂秦风是个败家子,你不要也不用捏断了它,给我用多好啊。

惋惜的目光,震惊的表情,叹息的眼神,各种各样的表现不一而足,震叹秦风腕力巨大的同时,有惋惜一把顶尖法器就此没有了。

“父亲,你不用怀疑了,他就是你之前的那个废物孙子秦风,这一点无需置疑的。”

秦地坚定回答,别人不知道秦风,不了解秦风,难道他的父亲都不了解吗?

如果他不是秦风的话,为什么会在秦天出现危险的时候刚好出现啊,而且不止一次……。

“可是……。”

尽管如此,秦虎还是有点不相信,神念扫过秦风,想要看看秦风的不同,令他可惜的是,他的神念好像沉入了大海一样,游荡一圈之后呢,一无所获,失望的收回了神念,当他刚刚收回神念的时候,他看到秦风对着他莫名微笑一下,就不再看他。

“额?”

对于自己的神念,秦虎还是比较有信心的,没想到仅仅一次,就被秦风察觉到了,心中震惊:好灵敏的感知。

“这剑还是很不错的。”

秦风仔细观看着手中的一截剑尖,夹在两根手指中,随后向着后面随意一甩,剑尖慢慢从人们的视线之中消失不见,融入到了空间中,不泛起一丝波澜。

“去哪里了呢?”

“怎么不见了,在哪里呢?”

“剑尖呢?”

秦风的一举一动都引起所有人的注视,这一个动作也不例外,都紧紧盯着剑尖,看着它就这样隐匿入空间中,消失在人们的目光之中,一片平静之后,空间晃动一番,一道不明显的波纹出现在刘天华眼前,波纹散发出来,荡漾出一个圈圈的模样,跟着,一道凌厉的光芒闪过,刘天华突然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感觉接近,然后,剑光一闪,鲜血溅飞,刘天华惊愕地摸了摸胸口处,鲜血沾满了他的双手,缓缓跪在地上。

“在那里,那里。”

“哪里啊?”

“那里。”

丝线所过,正好看到了刘天华鲜血溅飞的一幕,跪在地上,身体蜷缩在一起,口中鲜血大口大口喷了出来,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刘天华喷着喷着鲜血的身体不再抖动,双脚一身,瞳孔一番,瘫软在低上,呼吸停住不动。

“让你那么嘚瑟,竟然敢伤害我的父亲,真丝不知死活。”

秦风的声音就好像一颗炸弹,抛在人群中,爆炸响起,震惊了所有人,恐惧,害怕,震惊的目光都集中在秦风的身上,他们再一次认识了秦瞎子。

芜湖市眼科医院怎么样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预约专家
阜阳手术治疗白癜风
淄博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武汉男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