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网红糕点店排队长达7小时黄牛被认出后雇人

发布时间:2019-04-03 17:47:45

原标题:鲍师傅上海店排队拉长至7小时:黄牛被认出后雇人排队排队时间不够7小时,好像已不能称为上海的人气美食了。上海

原标题:鲍师傅上海店排队拉长至7小时:黄牛被认出后雇人排队

排队时间不够7小时,好像已不能称为上海的人气美食了。上海市西藏中路两侧,人民广场上的“鲍师傅”正和入驻来福士的喜茶,“比拼”着谁的排队时间更长。

几近和喜茶同时,“红”糕点店“鲍师傅”也在春节后开出了它的上海首店。这个来自北京的红美食品牌,甫1开张,就以高人气在上海市民的朋友圈刷屏。几天前,澎湃在来福士广场探访人气奶茶品牌“喜茶”时,街对面的“鲍师傅”排队时间还只有3小时,但到了3月3日,澎湃在人民广场上访问时发现,现在“鲍师傅”门店前的排队时间已到了7小时。

上海人民广场西藏中路上的鲍师傅糕点店前,等待购买糕点的人群排起了百米长队,场面很是壮观。

伴随着7小时排队而来的,是对商家饥饿营销、黄牛代购的质疑。虽然商家已以排号、限购等措施尽可能保证供应,但闻讯前来购买的顾客,还是在门店前排起了长龙,且黄牛以雇人排队、重复排队等方式加价倒卖。

专家指出,这是不具理性的符号化消费,顾客买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在聊天中、在社交络中,向朋友传递出一种信号:我买到了很难买的、你们都没有的东西。

商家限购,黄牛雇人排队应对

3月3日,澎湃在人民广场上看到,“鲍师傅”门店前的队伍已经排到了地铁口,在门店的后面,还有一条长长的队伍,询问得知,这还不是全部,在人民公园里面,还有一条队伍在等候。

保持秩序的保安告知,顾客需要先在人民公园里排队,尔后分批排到店铺后面的位置时会发放号牌,最后才会排到店铺门前的队伍里。

几近所有接受采访的市民都表示,他们还没有吃过“鲍师傅”,只是在社交络中了解到这里很出名,听说味道还不错,就趁有空过来排队。排在最前面的市民告知,他们从早上11时左右就在排队,排了近7个小时。

据悉,为了保证供应,每位顾客只能购买4斤糕点。目前供应的产品只有两种蛋糕:肉松小贝和海苔肉松小贝,价格分别是19元/斤和29元/斤。“鲍师傅”的其他明星产品,比如蛋挞、奶香提子酥等目前还没有在上海开售。

消费者的热情也带动了黄牛的生意。澎湃在现场访问时就不断被人询问,要不要购买他刚买到的糕点,4斤原价元的蛋糕,他们要收费元,“排队要很久的,基本五六个小时。”

“买的都是吃货嘛,”有黄牛称,他每天可以排队两三次。依照每趟可以赚取约100元差价计算,他每天的收入也在元。而黄牛买得手的蛋糕,用不了多久就被途经的行人买走。

还有黄牛告知澎湃,由于“鲍师傅”方面也在打击黄牛贩号行动,他们已被店员记住长相并不能购买,只能雇人排队。

在排队现场看到,“鲍师傅”方面在多个地方张贴着红色的《告知》,表示已经和公安机关携手对黄牛的贩号行动进行打击。

但也有排队的市民告知,队伍中的黄牛非常多,且插队的现象也很突出。“全部排队很是比较乱的。”该市民表示。

有北京市民告知,“鲍师傅”在年轻人中间的确比较着名,但由于北京门店多,现在很少需要排队,在天津的分店数相对较少,会存在排队的情况,但绝对没有上海这么夸大。现场有吃过的上海市民表示,“鲍师傅”糕点味道确切不错,但要排几个小时也的确是不值得。

[page] 来自北京的低调人气糕点

在络的高人气背后,“鲍师傅”显得有点神秘,其既没有官方站也没有官方公众号或微博,百度百科也只有简单的两句话,“鲍师傅糕点,适合情侣约会、休闲小憩、随意吃吃”、“特色服务:是老字号,可以刷卡,有停车位,提供菜单,有下午茶,提供早饭,有wifi”。

澎湃在大众点评查询发现,“鲍师傅”在北京有超过12家店,在天津也有超过3家。

在络上,“鲍师傅”总是与高人气、排队联系在一起,早在2014年,“鲍师傅”在北京、天津已有较高的知名度,友点评其特点主要是物美价廉、用料足。淘宝上也有很多鲍师傅的代购信息,销量最高的店铺成功交易上万笔。

根据商标注册信息查询发现,申请注册“鲍师傅”商标的公司中有一家北京鲍才胜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注册时间2015年5月4日,鲍才胜任法人、履行董事及经理。

在江西省抚州市政府官上,曾有一则《北京资溪商会履行会长龚江峰到资溪县一中捐资助学》的消息。这则消息提及,2016年9月29日,北京资溪商会履行会长龚江峰、副会长鲍才胜(北京“鲍师傅糕点”连锁企业总经理)到资溪县一中捐资助学,并现场颁发“鲍师傅奖学金”。

有“鲍师傅”员工告知澎湃,公司创始人现在约40岁,于2003年创办了该品牌。另外,该员工不愿意泄漏更多信息,他一再强调,“鲍师傅”的走红,靠的是好口味和品质,并不是所谓的饥饿营销,他们从来不做任何推行活动,目前所有“鲍师傅”的门店都是直营。

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经济社会学系主任刘长喜告知澎湃,最近“红”美食大排长队的现象背后,消费的意义已不具有理性了,是符号化的消费。

“这时候的意义不在于奶茶本身。”刘长喜说,“好不好喝已经不重要了,但能够买到这样的商品,在聊天中、在社交络中,是向朋友传递出一种信号,我买到了很难买的、你们都没有的东西。”

刘长喜告诉,这是典型的互联时代的特点,可能是商家,也可能是个人的体验通过攻略、朋友圈等情势,经过病毒式的散布可以影响到的范围呈现几何量级的增加。“当随着供给增加,比如门店数增加,所有人都已轻松喝到时,符号化的意义就体现不出来了。那时候大家就会回归理性。”

相干Tags:

急性盆腔炎的症状有什么
宫颈炎好治疗吗
白带多了会怎么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