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碎翼龙袍 第三十三章 吴阳

发布时间:2019-09-25 23:51:10

碎翼龙袍 第三十三章 吴阳

“你?”看到龙虹和坠翼,还有坠翼甩下来的那一沓资料,吴阳脸色惨白。

“为了收集这些东西,我可是废了不少功夫,吴市长,我想,这些东西你应该都不会陌生的。”坠翼咧开嘴笑着说。

匆匆扫了一眼,吴阳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照片,还有许多熟悉的东西,而且就连当初自己逼死平民的证据也有。

“说吧,你想要什么?”

认命般地坐在椅子上,吴阳反倒是冷静下来,带着这些资料来找他,那说明就是有想要的东西,既然有目的,那就是有谈判的可能,自己手里有的东西,吴阳也是清楚,龙虹他们这么来找,必然是为了影门的那些人。

“放人,我仍然能让你上位,要是不放,这些东西代表什么你自己明白。”

摇了摇头,吴阳开口道,“你可以用这些东西威胁我一次,同样可以继续威胁我,除非能让我确定我不会再受到这些的威胁,否则,我不在乎来一次玉石俱……。”

话没说完,吴阳猛地倒在了地上。

鲜血从嘴角和鼻腔里面流了出来。

“吴阳,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情况,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没有你,我同样有机会把他们弄出来,不要以为你就是唯一的一个办法。”

“要么放人,要么死。”

龙虹抱着吴湄雅,笑眯眯地看着坠翼和吴阳谈判,突然,他感觉到耳边传来一阵热气。

吴湄雅的小手,在无意识地摩擦着他的衣服,脸色通红的吴湄雅吐气如兰。

龙虹很快就明白了吴湄雅是怎么一回事,面色古怪地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吴阳,龙虹邪邪一笑,拦腰抱起吴湄雅。

看到龙虹抱着吴湄雅走出地下室,坠翼露出一个了然的坏笑。

“龙虹,龙虹我好难受。”

吴湄雅的声音比平日里更为酥软,龙虹听着这声音,一股邪火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

没有回答她,龙虹只是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吴湄雅感受到龙虹的温度,身子不由扭动起来。

一边在心里暗暗念叨着这小妖精,龙虹一边向楼上走去。

从吴湄雅身上摸出她家里的钥匙,免不了因为身体的触摸让吴湄雅扭动的更为厉害。

打开门的瞬间,龙虹抱着吴湄雅走进卧室。

随着卧室门关上的声音响起,龙虹一把将吴湄雅放在床上。

“好热,好热。”吴湄雅一边慌乱地解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无意识地念叨着。

正是血气方刚的龙虹,看到衣不蔽体的吴湄雅,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龙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正人君子。

邪笑着褪下吴湄雅的衣衫,龙虹抱起吴湄雅。

负罪感?开玩笑,龙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罪。

跟自己的女朋友做些爱做的事情,还有罪不成?

虽然是幼女,不过那又怎样。

微微的喘息,娇媚的呻吟,因为疼痛而微蹙的眉头,以及无意识的低语,在两人身下床单上刺眼的血迹。

满屋春色。

感慨着怀里娇人的柔媚,龙虹帮助吴湄雅成功完成了变成女人的过程。

而此时地下室里。

“说吧,签还是不签?”

坠翼活动着自己的手腕,笑眯咪地看着满脸鲜血的吴阳。

吴阳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微微睁开,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的手上带着因鲜血浸染而泛成红褐色的黑色手套。

吴阳眯着眼睛,依旧是摇了摇头。

“好,硬气。”

坠翼笑眯眯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吴阳。

“既然你这么硬气的话,我也没有耐心跟你继续这么玩,我给过你活着的机会,让你老老实实做一个傀儡,然而你拒绝了。”

吴阳露出一个冷笑,吐出一口布满血丝的痰,口齿不清地说道,“你以为你想要杀我就能杀,我死了,你们也会被查出来。”

坠翼玩味地笑了笑,一步一步走向吴阳。

吴阳眼睛瞪得越来越大,充满了惊恐。

眼前的坠翼,居然一点一点,变成了吴阳的模样。

“你说现在,我敢杀你吗?”耳边邪恶的声音充斥着吴阳的大脑,吴阳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睁开眼睛的瞬间,恐惧和疼痛同时攀上吴湄雅的大脑。

下体被撕裂般的疼痛,让吴湄雅忍不住抽泣开来。

昨天一天的时间里面,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多到让吴湄雅根本没有机会静下心来认真思考这一切。

“醒来了?”

一个熟悉至极的男声响在吴湄雅的耳边。

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整间屋子都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奶香。

然而奶香根本无法遮蔽前一夜**的气息,更何况,床单上发暗的血迹和那因为前一夜浸湿而显现出的褶皱,以及依旧**着一丝不挂的她自己,根本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

点了点头,吴湄雅不想说话,而且也无话可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能让她说什么呢?

“你怪我吗?”一边说着,龙虹轻轻抚摸吴湄雅的长发。

摇了摇头,依旧红着眼睛的女孩咬紧自己的嘴唇。

“我昨天本来只是要找吴阳来处理我们之间的问题的,遇到你,只是偶然。”

看到吴湄雅依旧是面无表情,龙虹有些头疼。

龙虹自认自己也没有无耻到毫无顾忌地说出来“你爹给你下药要弓虽奸你,我碰巧路过就把他换下来了。”这种混账话,更何况,对于已经濒临崩溃的吴湄雅来说,要是再提及这种话,就是火上浇油一般的做法。

长叹一口气,龙虹坐上床,从后面搂住吴湄雅。

“吴阳被我们关起来了,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我不说什么多余的话,我只说两件事,第一,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人,第二,吴阳怎么处置,你说了算。”

看到吴湄雅依旧面无血色提不起精神,龙虹苦笑了下,扶着她喝下牛奶,给她盖好被子,转身出去了。

“皇。”

早早等在外面的坠翼看到龙虹出来,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暧昧表情。

“可惜了这吴阳,什么都准备好了却便宜了你。”一旁的龙将也笑嘻嘻地看着龙虹。

“诶,怎么说话呢,怎么听起来像是我乘人之危了。”龙虹佯怒道。

“难道不是你乘人之危吗?”一个清冷的女声传来。

龙虹悻悻地笑了笑,不过也不太好辩驳,只好摆了摆手,示意跨过这个问题。

“哼。”冷哼一声,寇塔娜转过头去。

“坠翼,吴阳最后签了没?”

“没

碎翼龙袍  第三十三章 吴阳

,这吴阳,胆子大,敢玩大的,不过倒也是胆大心细的性格,担心以后还会被我们用这件事情来威胁他,因此就咬死了不签这个东西,我没办法,幻化成他的样子,想让他妥协,不过这硬气的吴市长,宁可装哑巴不说话也不愿意签这个可能会让他有危险的东西。”

见龙虹在认真问他,坠翼也收起了那份轻佻。

听完坠翼的回答,龙虹有些头疼的抚了抚脑袋,“这吴阳,没想到这么硬气,咱们总不能随随便便就杀了他,毕竟是国家公务人员,消失时间长了一定会被查的。”

点点头,坠翼也说道,“现在吴阳*根本不回答我的问题,不管是好言相劝还是拳脚相加,这吴阳始终就像是一个哑巴一样,静静地听静静地承受,不过说真的,这么能忍的一个人,要是放出去,我真的不敢想象他会做出什么无法估计的事情。”

“那就杀了,几个大男人,这么点小事还在这叽叽歪歪半天。”一直在旁边沉默着的寇塔娜突然说道。

龙虹坠翼几个人面面相觑,不过随即,大家的目光都转向龙虹。

看着几个人都注视着自己,龙虹却犹豫了起来。

片刻,他摇了摇头。

“还是不杀了,关起来,注意不要让他跑了就行,坠翼幻化成吴阳,小心一点也不太容易被发现,咱们手里有很多资料,我想,坠翼装作吴阳的样子应该也不会很容易就被发现。”

“哼。”冷笑一声,寇塔娜又转过头去。

龙虹苦笑了下,不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龙虹说得很清楚了,坠翼和龙将都点了点头。

听到卧室里面传来了声音,龙虹赶忙走了进去。

吴湄雅坐起在床上,身上只有一条吊带,小小的乳鸽在吊带下若隐若现。

狠狠压制住自己那冲动的**,龙虹走过去扶起吴湄雅。

“湄雅,你,好点了没?”

吴湄雅只是摇头,然后就坐在那双手抱住膝盖,眼泪无声的压过她的脸颊。

看到吴湄雅苍白的脸色,龙虹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

龙虹的动作就像是点燃了吴湄雅久久压抑的情绪,猛地一下爆发了开来。

断断续续的呜咽从龙虹的胸口处传来,龙虹透过自己湿透的衬衣感受着吴湄雅的眼泪。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我会好好对你的。”一边轻柔拍打着吴湄雅的后背,龙虹小声安慰道。

吴湄雅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抽泣着,许久。

郑州和康医院医保医院吗
郑州和康医院如何乘车
郑州和康医院来院路线
郑州和康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郑州和康医院费用高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