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教条的窠臼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4:07

虽然(建)国史与我们每个当下国人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可这应该是普罗大众认知最混乱也是最微妙的一段,至少于我而言,一个七零后,在我不惑之年的印象里,国史大概是由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至1945年日本投降),摧枯拉朽的五年解放战争(至1949年建国,史家说法为1950年海南岛解放),凯歌嘹亮的社会主义改造(至1956年八大),后面一直到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好像就是一闪而过的快进模式,再就是自己亲历的近三十年改革开放这样五部分组成。我得承认,国史在我的知识体系里就如瞎子摸象般混乱矛盾。随着对林蕴晖由东方出版中心出版的《国史札记.史论篇》的阅读,在缕析困扰共和国发展的那些理论是非的同时,陡然发觉其实我的认知已经也走进教条的窠臼。
《国史札记.史论篇》正文分以论述形成195 年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战略转轨》、以论述肯定与否定1956年八大及其局限性的《探索悖论》和以论述邓小平理论形成的《拨乱创新》三部分组成,立论清晰,没有空话,作者通过对历史论争的廓清,水落石出之后陡然发现原来纠结着我们发展建设的竟然是什么是社会主义这样一个形而上的问题。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历史上有两种定义,一种是195 年中共中央领导人提出的社会主义制度,就是苏联模式或称斯大林模式:生产资料的单一公有制+无所不包的统一计划经济+无产阶级专政,这是由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做过预测由斯大林在19 0年代在苏联建立起来,这曾被认为是社会主义的经典模式;一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理论,即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通过“破除对贫穷的公有制和贫穷的社会主义的崇拜,把发展生产力作为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确立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并存的经济结构;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改变党政不分、以党代政、权力过分集中的政治体制;把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这使得中国的社会主义从根本上摆脱了以苏联模式为榜样建立的旧体制。”作者正是抓住这个关键,让看似诡秘的历史进程脉搏变得可摸。
首先,对社会主义的定义决定了新民主主义理论实践从设想的二三十年到一闪而过的地位。学过中国革命史的大陆学生对新民主主义如果概念不清晰,但这个名词至少会耳熟能详,当年读书时只是不明白如此的理论创新怎么好像没有实践过呢?原来新民主主义理论成熟于1940年,是毛泽东思想的核心,“毛泽东认为,中国革命必须分两步走:第一步,改变这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形态,使之成为一个独立的民主主义的社会;第二步,使革命向前发展,建立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一句话,没有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新式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彻底的民主革命,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废墟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那只是完全的空想。”(《毛泽东选集》第三卷,转引)但正如由中共中央宣传部195 年12月拟就经中共中央批准的《为动员一切力量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而斗争---关于党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学习和宣传提纲》中分析农村的自发资本主义倾向说:“目前我国农村中的这种倾向的发展,就表现为农村中贫富分化开始有某些发展,投机买卖、高利贷剥削有某些发展;就表现为农村中有某些富裕农民不愿参加互助合作运动,不愿把余粮卖给国家。如果听任这种自发倾向发展下去,就会使农村中资本主义的阵地加强起来,社会主义的阵地削弱下去。”基于对社会现实的这种认识与正统的社会主义正好相背,设计中理应为向社会主义过渡准备条件的新民主主义社会竟然结出资本主义的果实,新民主主义的被抛弃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了。或许新民主主义本来只是一个权宜概念,“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党中央领导人都是非常明确的说明,我们现在搞的是新民主主义,社会主义是将来的事,并举例说,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后,《学习》杂志上有的文章写了‘给资本主义敲了丧钟?这样的话。毛泽东看到后批评说,现在怎么能给资本主义敲丧钟?还远不到时候!但是到195 年,事情有了改变。说社会主义革命从1949年就以及开始了,并宣布全面发动对个体农业、手工业和私人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由此,引出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社会主义改造时机的早晚。其实,针对近三十年改革开放的实践,这个问题已经失去意义。因为经过那场以消灭私有制为目的的社会主义改造,我国总体上走进了教条固化的苏联模式并长期影响着我国的社会主义进程,而无论或早或晚照抄苏联的社会主义模式,都不符合中国实际,历史实践证明其实没有它适合的地方。先消灭私有制,再恢复多种所有制,没人相信这也会是客观规律。
建国的前三十年,召开中共八大宣告中国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宣布进入社会主义的1956年社会主义阵营要事发生之频影响之剧在这段时间是空前绝后的。1956年2月14日至25日,苏共二十大召开,鉴于自列宁逝世以后的几十年来,斯大林被认为是:列宁主义的捍卫者和继承人,是成功领导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领袖,是苏联赢得反对德国法西斯伟大卫国战争胜利的统帅,是国际共产主义当之无愧的导师,那么对斯大林错误的揭露和批判无疑意味着苏联共产党及其代表的社会主义道路的自我否定,因此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震撼整个世界,在苏联社会、社会主义阵营中引起了思想的迷惘和疑惑,社会的分裂和混乱,在西欧和美国共产党中也出现了严重分裂的局面;是年4月25日,针对苏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错误的教训,毛泽东发表著名的《论十大关系》;是年4月28日,毛泽东提出艺术上百花齐放、学术上百家争鸣的“双百”方针;是年6月28日至 0日,波兰爆发波兰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针对波兰统一工人党政府的大规模罢工的波兹南事件,波兰政府的镇压行动导致了至少74人死亡,800人受伤,波兹南事件是波兰逐渐摆脱苏联政治控制的里程碑事件之一;是年9月15日至27日,中共八大召开;是年10月2 日至11月4日匈牙利发生由群众和平游行而引发的武装暴动,导致苏军军事镇压,造成约2700匈牙利人死亡;是年11月11日,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联盟领导人铁托发表普拉演说,认为波兰和匈牙利事件的根源,应追溯到1948年斯大林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南斯拉夫说起,提出“斯大林主义”,认为苏共“在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上谴责了斯大林的行动和他的直到那时的政策,但是他们错误的把整个事情当作一个个人崇拜问题,而不是当作一个制度问题。而个人崇拜,实际上,是一种制度的产物。”“根源就在那里,这就是需要不断的坚持的根除的东西。”
同样,建国的前三十年,1956年召开的中共八大所表现出的求真务实在这段时间里也是空前绝后的。毛泽东提出大会的任务是:“总结从七次大会以来的经验,团结全党,团结国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了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而奋斗。”指出:“我国革命和建设胜利,都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胜利。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践密切地联系起来,这是我们党的一贯的思想原则。”提出“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的至理名言。刘少奇在政治报告中指出工业化布局要轻重结合,国家计划与市场调节相结合;提倡通过自由讨论和自由竞赛来推动科学和艺术的发展;进一步扩大民主生活,开展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适当调整中央和地方的行政管理职权;突出强调加强国家法制建设的迫切性,指出,现在,革命的暴风雨时期已经过去了,新的生产关系已经建立起来,斗争的任务已经变为保护社会生产力的顺利发展,因此,斗争的方法也就必须跟着改变,完备的法制就是完全必要的了。邓小平在修改党的章程报告中,突出指出了已处于执政党地位的中国共产党面临着的新考验,易使党员沾染上官僚主义、滋长骄傲情绪,而有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危险;强调党的集体领导原则,反对个人崇拜,必须坚决反对“以集体领导的外表掩盖个人专断的实质的办法”。“工人阶级政党的领袖,必须是密切联系群众的模范,必须是服从党的组织、遵守党的纪律的模范。对于领袖的爱护---本质上表现对于党的利益、阶级的利益、人民的利益的爱护,而不是对于个人的神化。指出:“个人崇拜是一种有长远历史的社会现象,这种现象,也不会不在我们党的生活和社会生活中,有它的某些反映。我们的任务是,继续坚决地执行中央反对把个人突出、反对对个人歌功颂德的方针,真正巩固领导者同群众的联系,使党的民主原则和群众路线在一切方面都得到贯彻执行。”时隔六十年来看八大,对比此后二十年的实践,恍如隔世。
以后知的立场来看八大,八大在探索中国自己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是令人欣喜的,以至于难以理解何以不到一年的1957年6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加紧进行整风的指示》,6月8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进攻的指示》,八大的一切转瞬就成了空文。回头来看,在那个时间断面,历史存在一种沿着八大走向或然不?此后二十年的曲折能否因此可绕开?《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明确规定“毫无疑问,我国人民还必须为解放台湾而斗争,还必须为彻底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最后消灭剥削制度而斗争,还必须为继续肃清反革命残余势力而斗争。”,在此追求的社会主义目标模式仍然是生产资料的单一公有制,表明人们并未对斯大林建立的苏联社会主义模式从根本上发生怀疑,“特别是在接受匈牙利事件教训的时候,没有能从传统的社会主义观念中解放出来,相反却站在捍卫斯大林的理论和模式的立场上,去反对其他兄弟党和国家对斯大林的理论和模式所作的改革尝试,结果使自己走向了历史的反面。”“既然,对什么事社会主义的认识,没有能在总结历史经验的基础上从苏联模式中突破出来,那么,在反对主观主义的整风运动中,把对现有政治体制和经济体制需要改革的意见,判断为是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反对社会主义制度的阶级斗争,就是逻辑的必然了。”因此,任何关于1956年历史走向的另一种善意假想真的只能是一种永没有机会成真的假想。“在经过长时间的深思之后,毛认为,为了防止苏联赫鲁晓夫搞‘资本主义复辟?的现实在中国重演,一要吸取斯大林在世时对一部分人搞高薪,形成了一批新的资产阶级分子的教训。因而提出了要把全国办成一个亦工、亦农的共产主义大学校,以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防止产生新的资产阶级分子;二要坚持阶级斗争,不断清除党内的赫鲁晓夫式的人物。而清除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又是建立‘纯净?、‘完美?社会主义的必要前提。这样,一场以打倒所谓‘中国赫鲁晓夫?为目标的‘文化大革命?,终于不可避免。”
以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起点的改革开放正是从反面回答了什么不是社会主义而柳暗花明。“不解放思想不行,甚至于包括什么叫社会主义这个问题也要解放思想。经济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总不能叫社会主义。人民生活长期停止在很低的水平总不能叫社会主义。”(邓小平1980年4月12日会见赞比亚总统卡翁达时的谈话)邓小平曾告诫全党:我们的经验教训有许多条,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
《国史札记.史论篇》并没有给出一个社会主义的规范定义,虽然书中有些篇章受限于阶级分析旧的理论框架,但并不妨碍通读全书后形成这样一个认识---那就是教条僵化固步自封一定不是社会主义,而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作者留给了读者自己去独立思考,我想这正是作者想通过对详实史料串讲的目的。
最后,引用《附录.再读龚育之﹤党史札记﹥》中作者引用龚育之的一段话向这些孜孜于传承真知的学者致敬:
总之,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注意,而历史的经验教训,只有在深入了解和总结历史事件、历史进程中才能为人们所把握。如果对人类历史事件人们都没有具体了解,都淡忘了,淡化了,或者根本就不知道,那么,历史的悲惨有什么把握能够避免重演呢?
二〇一六年四月十日
《国史札记.史论篇》作者:
林蕴晖,中国共产党历史、当代中国史学者。1954年到1992年,先后在军事学院、军政大学、政治学院、国防大学中共党史教研室从事党史资料和教学工作;1985年以后,为适应国防大学培训军队高级干部的需要,林先生同王年一、丛进、高化民、萧冬连一起,开始注重于建国以来党的社会主义战略的研究;1995年,他被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聘为特约研究员,参加胡绳、龚育之主编的《中国共产党历史(中卷)》中195 -1956年时段的编写工作;林先生退休之后,仍笔不辍耕。其代表作有《向社会主义过渡:中国经济与社会的转型》;《乌托邦运动:从大跃进到大饥荒》;《国史札记:事件篇》;《国史札记:史论篇》;《国史札记:人物篇》等。
原书信息:

《国史札记.史论篇》
作者:林蕴晖
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
副标题:史论篇
出版年:2009-5-1
页数: 49页
定价: 8.00元
装帧:平装
ISBN:9787801869944

共 514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正如本文所述,很多人的印象里,国史就是那段辉煌的战争史,建国后社会主义初期阶段的那段历史是一段值得我们回顾和思考的历史。文章通过对《国史札记.史论篇》的阅读,客观深刻地表达了自己对这个书的理解,用夹叙夹议的方式解读了建国三十年困惑国人的一系列问题,让读者去思考、反思。有些历史的经验教训值得我们注意,只有在深入了解和总结历史事件、历史进程才能为人们所把握。全文议论深刻,值得阅读学习。【编辑:琴声悠扬】
1 楼 文友: 2016-05-0 11: 4:12 历史自有后人评说。总结经验,反思过去,才能着眼未来,感谢老师精彩解读。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回复1 楼 文友: 2016-05-0 14:18:18 感谢您的支持!孩子咽喉肿痛
孩子口臭
中风后遗症如果按摩
急性腹泻止泻药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