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武禹鼎 第051章 万劫泉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5:31

神武禹鼎 第051章 万劫泉

气罩无声前行。

李无忧收摄心神,并没有丝毫冗长沉闷的感觉,不由自主地往封弋瞧去。

只见他没有丝毫畏缩惊怯,脸上保持着淡淡的自若笑容,眼里精光闪烁,神态专注却出奇地轻松,好像一切全在他的掌握内。

他哪种说不出胸有成竹的风采与信心,充盈着巨大魅力的神韵,透射出不能庞大的感染力。看得李无忧芳心一颤,小手微微紧握,自心底油然而生一种不想走出去,只想和封弋一直这么旅行下去的甜蜜感觉。

这才多久,时光的流逝却像以倍数地加速,难道这是爱恋的感觉?

长至这么大,她还从没有对任何男子动情,可是在乔府遇见封弋的那一刻,却清楚自己对眼前的少年先生不知不觉中萌芽了心动。

他又是那样有趣和善良,使她分外珍惜这天赐的缘份。

和他在一起之后,令她本是平凡沉闷的世界,变成妙趣横生的历奇天地,而且无论在多么艰辛的环境里,总是充满了希望和欢乐。

然而,遗憾的是,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他好像只是把自己视作公主、学生和并肩作战的伙伴,虽然他也显露出喜欢自己的意思,却并不是男女之情。

她很清楚此点。

这一想法令她感到沮丧和伤感。

是自己不够美丽,不够可爱吗?还是说他心中另有所属?抑或是因为自己年纪太小,而他由于身体怪病而不敢涉足爱情?

她否定了一切推测。

也许是认识时间不长,也许彼此了解不深吧。

只好在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又生出自怜的窝囊情绪。

自家知自家事,百般滋味在心头。

总之,好不容易遇见他,她绝不能放弃。

……

李无忧出神于别处,刹那间心跳也骤然加速。

封弋生出异样的感觉,隐隐感应到她心底起波澜,道:“大懒虫,别走神,我们马上要入阵了。”大手却握的更紧了。

李无忧一脸心虚,玲珑剔透的她立时知晓眼前这少年先生已从手心相连获悉她的心内异感,不但不与之计较“大懒虫”这个外号,而且还照单全收对方手里的温暖,像做错事的小孩子吐一下丁香小舌,压下百结的愁思、矛盾和怅惘,幽幽道:“先生的读心术真厉害,无忧一不留神的出个小差都难逃法眼。”

封弋苦笑摇头。

李无忧眼着前方细窄的黑洞,双眸亮如深夜明月,知道马上就要穿越树根进入地下河了。

封弋心神归一

神武禹鼎  第051章 万劫泉

,再次催动识海念力。倏地,俊脸之上无法掩饰地微微变色,愕然道:“截脉点穴大法?”

李无忧一怔,似乎也感应到树根末端的弱水竟然越来越少,像是有人以土墙为法源,把古樟树根与润气弱水之间的联系用强大阵法生生隔离开了。

封弋心叫厉害,这布阵之人绝对是个高手。

在地上用结界阵法困住村庄,致使成为另外一个诡异莫名的小世界。同时,在地下又用截脉点穴大法,以万劫泉为中心,扩展至方圆十里,画地为牢地将范围内的润气弱水给强行封穴截流了,甚是牢固无比,致使内外水流通。

土克水,实胜虚。

在其操控下,阵内的润气弱气在龙血土的侵染之下,慢慢便会变成阴煞之气极重的死水。

极为恐怖的是,一旦变为弱水变死水,不仅仅只是方圆十里以内的草木,而是所有生物都将必死无疑。

届时,万劫泉就变成“黄泉”了。

封弋与李无忧双目一瞬不瞬的凝视前方,同时现出深深思考的专注神情。

二人感应到外界悚然的气机。

透过树根末端,只见前面本应黑漆漆的土方竟然泛起淡淡的血红色光纹,具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强横气场,就连身为千秋木的古樟也要退避三舍,失去了“木克土”的勇气与胆识。

“斗战阵纹!”

封弋想起《风水宅经》里曾经提到过这种古老玄奥且造诣极深的阵纹。据李淳风记载,那可是魔帝战神蚩尤的无上秘术之一。在涿鹿之战时,“斗战阵纹”败于黄帝“奇门遁甲”之术,之后随蚩尤身亡而失传。

看到熟悉的“斗战阵纹”,封弋体内的魔灵之气开始变得兴奋、活跃起来。不过在道、佛新生的元灵之气的压制之下,暂时还无法兴风作浪。

封弋心中涌现难以言明的感觉,既有“他乡遇故友”的欢喜,又有“棒打鸳鸯”的不甘。

李无忧转过俏脸,细看他入神的可爱神情片刻,极力压下向前轻咬他一口的冲动,倏地花容绽放,欣然道:“先生,你在想什么?嘻嘻,这次可是你出小差了。”

封弋轻吁一口气,心神重归万里晴空的至境,道:“幸好我在地上留有一手,七彩星石的星域力场也该启动了。时不我待,诛邪!”

在封弋神识的一声令下,地上的星石、地下的树根各自发力,联手出击。

李无忧虽然看不见地上七彩星石光芒万丈的玄奥变化,不过她却亲睹了地下千秋木的神奇木符之术。

无数树根如须发扩散,每一根又像大地之手向前毫无惧意的伸展。

木克土,专胜散。

“砰!”

地底震动,晃荡不已。

这“斗战阵纹”在正常情况下几乎是不可破开的,但它却是略有残缺的,而且在原先已有的“水木清灵阵”的冲击反噬之下已经有了较大的破损,其法力也就降低很多。此刻又在封弋星域、木符的联手强力突击下,自是难以防守。

在李无忧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千秋木终于破了被禁锢的土墙。

然而,它却不敢再次前进,反而畏缩起来。

因为前面被密封的地下弱水,仿佛即将成为死水。千秋木如若接触,不用多久便会枯竭而亡。

封弋知道,要想彻底解除封印,只有找到阵眼万劫泉,把龙血土消除了,方可打通河流经脉,让这些死水重新再活过来。

“噗!”的一声响,气罩自树根而出,进入多半已被变质的润气弱水之中。

水流回漩,湍急激疾。气罩一阵晃动之后,才复归平稳,继续随波逐流,冲向不归处。

封弋、李无忧晃荡了好一会儿,这才稳住身子,渐渐适应了地下河的水势。

在气罩内,根本不用担心氧气不足,因为不管是树根内,还是弱水内,都有水中润气,这是一种先天的水灵元气。

水生木,是以封弋的木符气罩可以孜孜不倦地吸取这些水灵元气。虽然在被禁锢的弱水中,润气所余不多,但已足够支撑封弋、李无忧二人的呼吸之用。

四周依然黑暗无光,依然在水中行舟。

感觉却截然不同。

树根吸收润气弱水后,在其体内流动的速度缓慢,可以说是相对静止的。但是,直接进入润气弱水之后,水流很快,声音很大,而且它是滚动的。

更让人发怵是,在这地下河里,外界的温度更低、气压更大,如同身如忘川,让人感到窒息一般的恐怖。

浮浮沉沉,这仿佛是另一片天地。

简直要疯了!

这绝对是一次生死大冒险。

面对如此迥异的环境,李无忧已失去了继续旅游观光的心情,立时从刚才的美梦幻境里醒过来,秀眸射出如梦如幻的茫然之色,心里已是暗暗着急。

因为封弋为了强化气罩结界对抗外界的水压、寒冷、煞气,消耗的精神念力已经够多了,他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还不知何时才能找到连接地下、地下的泉眼,方可重见天日。

如若照此流动下去,估计封弋也支撑不了多久,她恨不能将自己体内的天凤真元全部输送给封弋。

“我们已经入阵,村里的的万劫泉眼估计就在前方。”封弋以神识安慰越来越急躁的李无忧,循循善诱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水流的态势不一样了?”

李无忧一怔,以心聆听与感受,俏脸登时现出没法掩饰的惊喜神色,长长的睫毛眨动一下,雀跃道:“哈!现在的水流好像不再是来回窜动,而是开始跳跃奔突起来了。声音也不再是哗哗作响,而是发出激湍的‘卟嘟’之声。咦……先生,你看前面有红光。”

气罩奔赴向前。

红光越来越近,越来越亮,充满了玄秘而诡异的汹涌杀气与妖异力量。

“阴煞邪气?这是对方投入井底的龙血土!”

封弋心中悸动,李无忧则打了一个冷颤。

这是一块被人凝固的龙血土,方砖大小,上面密密麻麻地好像刻有一些复杂玄奥的符文图案。

阵法是需要元力晶石做法器的,而这块龙血土便有着很强大的超级法力。它所发射的光芒不断地呈逆时针旋转,搅动了四周的弱水,继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最终将阴煞邪气扩散出去。

封弋尚未来得见看清龙血土的符文图案,神识便感到一股不寻常的预警气息。李无忧小手紧握他的大手,让两人浑然一体。

“起飞!”封弋大叫一声。

危险瞬间即至。

木符气罩遇见龙血土的红色光晕之后,如同针尖对麦苗的相互排斥。

“砰!”

气罩扭曲变形,随即破裂,产生强横的冲击力。

水奔,浪滚。

封弋与李无忧被强大水流以及两股对冲的气压震飞,从万劫泉的泉眼之处喷了出来。

封弋无法调动体内真元,是以难以飞行。

李无忧明白此点,在腾升高空之时,她环身回转,随手一抄,紧紧揽住封弋的腰,从并肩之势变成了面对面相拥,然后一起从天下降,飘落至万劫泉旁边小石块铺就的空地上。

天地一片漆黑,但在夜明珠的照射下,四周亮如白昼。

只见万劫泉乃是白玉石砌成的一口井,井口呈八角形,一丈见方。四周的草木因龙血土破坏泉水,皆已感染枯死,只残留着一些青褐交杂的颜色,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

泉源上奋,水涌若轮,突出雪涛数尺,声如隐雷。

那些从井里喷出来的泉水,通过一条石砌的水道流出到旁边一处地势低洼、形如日月的大小池塘。

井水较为洁净,专供饮用,而池塘水则用于洗涤。

大小池塘后方便是一座宗氏祠堂,内有微光。

有光,说明有人。

是敌人,还是村民呢?

郴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郴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郴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郴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郴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