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真尊传 第三百九十章 夺位(七)气旋之战

发布时间:2019-09-26 03:14:27

真尊传 第三百九十章 夺位(七)气旋之战

慌乱的萧家,奔跑的族人,激动的声音,窃窃私语,萧强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族人,家仆,聊的几乎上都是一个话題,那就是‘萧家重选族长’,

“你知道吗,据说这一次推选族长的提议,是二长老提出來的,据说,二长老是为了咱们萧家,为了咱们才去当这个族长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你们还记得之前大帝颁布的帝国天才大赛御诏吗,据说二长老就是为了带领我们的萧家的年轻一辈参赛,才去当这个族长的,”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都是为了咱们,”

众多的族人都不知道二长老的阴谋,都以为他是为了萧家,为了他们,所以都纷纷表示支持,一个个脸上都充满了兴奋,充满了对二长老即将当上族长之后,带领他们站到了帝都天才的顶端,

一个美丽的传说即将在他们这里诞生了,

“这个可恶的老匹夫,真是阴险,竟然派人出现宣传这样的消息,明明是篡位,到了如今,就变成了众望所归,老匹夫,”

萧强心中真的是气爆了,明明是一个可恶的老家伙,毒害了他的父亲,连自己的姐姐都差点死在他的手中,这样的人竟然披着人皮去当选萧家的族长,怎么可以,

“这绝对不可以,不能让那个老匹夫得逞了,我要拆穿他,不能让萧家的众弟子相信他的鬼话,我让让他的真面目暴露出來,我要拆穿他,”

萧强越走越快,穿过了一bb的人流,來到了他的父亲的房间中,门外的那些士兵看到了是他之后,直接就放他进去,萧强小心翼翼打开了门,然后再谨慎关上了门,

“什么人,不想死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为好,否则,你的头颅就要离开你的脖子了,”

一把冰冷的声音响在了萧强的耳边,脖子上也搁着一把剑,萧强不敢动,双手举起來,颤抖道:“是我,是我,不要乱动,是我啦,萧强,”

话说完,萧强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剑缓缓收起來,那个封锁住他行动的人也松开了他,然后,那个人冷笑道:“幸亏你遇到的人是我,要是其他人,就沒有那么幸运了,”

林影缓缓从他的身后站出來,盯着萧强,开口道:“你进來时最好敲门,否则,下一次我也不敢保证你还能站在这里,”

说完,潇洒留下了一个背影给萧强,萧强惊愕看着他的背影,摸摸自己的脖子,点点的红色的鲜血沾上了他的手,惊恐喃喃道:“这可是我的家哎,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待我呢,”

“我说小强啊,你进來就进來嘛,怎么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还有偷偷摸摸的,我看见都想要揍你一顿呢,更何况是我二弟呢,不过,你也不要怪我二弟,他就是这样子的,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高霸天走了出來,摸摸自己的脑袋,调侃着萧强,道:“刚刚那种感觉怎么样,还可以吧,”

萧强沒有力气再回答他的问題,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瞥了一眼高霸天,翻了一个白眼,不好气道:“还可以,你试试啊,真是的,”

自己才刚进门,然后就被人家控制住了,还有一把剑搁在你的脖子上,你会是什么感觉,

“你就偷着乐吧,幸亏你遇到的是我二弟,要是我,你现在就趴在地面上了,”

高霸天毫无顾忌说着,旁边的胖子李威武,瘦子魏破天也点点头,擦拭着自己手中的武器,看得萧强脑门汗水之下,哽咽了一声,不敢再说话了,

“哦,对了,你不是在房间中休息吗,怎么跑到这边來了

真尊传  第三百九十章 夺位(七)气旋之战

,”

萧强拍拍自己的脑袋,差点忘了正事,问道:“我姐姐在哪里,我要找她,”

“这个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少爷现在还在帮助菲菲姑娘吸收血妖狐,沒有时间出來,”

萧强垂头丧气叹息了声,高霸天看着他的那个样子,问道:“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萧强点点头,好一会儿,才开口道:“那个老家伙动作竟然这么快,现在就开始篡位了,要当上萧家的族长,真是阴险的家伙,”

“篡位,你说的是,”

“就是那个毒害我父亲,刺杀我姐姐的那个老家伙啊,简直不是好东西,啊啊,“

越说越气,萧强愤愤举起了拳头,却又无处发泄,只能愤懑骂声:“可恶的老家伙,”

“哦哦,你说那个萧宝翔是吧,”

“你知道他,”

这下子轮到萧强惊讶了,秦风他们來到萧家才一天,一來到了就是看他的父亲,然后休息,之后还是來到了这里,可以说,都沒在萧家其他的地方逛过,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萧宝翔的,

难道他们是他派來的人,

“不对,萧宝翔怎么会认识他们呢,要知道之前他们一直都是和我在一起,要是他们真是萧宝翔的人,完全有机会杀死他的和他的姐姐的,”

萧强甩甩头颅,甩去了这个荒谬的念头,高霸天微笑看着他,满不在乎道:“你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知道他的,”

萧强点点头,高霸天你扭扭脖子,道:“你们萧家真的是太乱了,一來到,就遇到了刺杀,要不是我们的少爷未卜先知,还真的被那些可恶的家伙得逞了,”

“刺杀,你是说你们昨晚,”

“是啊,你们萧家的防御真的是这么差的吗,”

于是,高霸天就随便说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听完之后,萧强手哆嗦不停,憋了好久,都沒有憋出一句话,

高霸天看着他好久都沒有动静,拍拍他的身躯,问道:“现在说完了,我们都知道,你接下來要真么办,”

萧强看了他一眼,踌躇不已,他的姐姐不在的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茫然的眼神,手足无措的动作,高霸天就知道了他的情况,无奈道:“沒事做的话,你还是去看看的你父亲,他体内的毒素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说不定你可以唤醒他,”

“真的吗,我父亲体内的毒素真的好了吗,”

柳暗花明又一村,已经沒有希望的他,此刻听到了一个更加好的消息,靠近高霸天,赤‘裸裸’的眼神看得高霸天心生恶寒,赶紧解释道:“我可不是你那种人哦,”

“说什么恶心话呢,快点走啊,”

“哦哦,”

……

红色的光芒闪烁不断,一根庞大的尾巴晃动着所有,灵力不断在尾巴处聚集起來,尾巴对着萧菲菲指去,一道道凌厉的光芒激射出去,漫天飞针,暴雨梨花针,

“这么大仇恨,”

萧菲菲指挥着修复好的短剑,飞上去,转动,快速转动,一朵朵剑花呈现出來,散落在半空中,纤细的手轻轻一挥,漫天花瓣随风飘动,贴在了漫天飞针上,

呲呲

呲呲

穿透,融化,碎裂,散落,

针掉,花落,剑光闪烁,尾巴降落,

萧菲菲,血妖狐都不约而同攻击过來,

轰隆

闪烁的剑花,一轮轮盘旋,延绵而上,血妖狐则是暴力解决,尾巴轰落,不管你招式多么绚丽,多么复杂,它只有一招,足以破开一切,

剑花散落,短剑击飞出去,萧菲菲压抑住胸口,不让那一股劲道飞出來,她感觉自己要是张开口了,身体也会跟着受伤,喷出鲜血,

“想不到这么厉害,”

剑轮花开都不能阻挡它的尾巴,这还是一根尾巴,那三根尾巴,那岂不是恐怖到了极点,秦风又是怎么抵抗的,同样是真魂境,秦风只是真魂境初期,而她可是中期,竟然连一根血妖狐的尾巴都抵抗不住,

“他又是怎么封印住它的是三根尾巴的,”

萧菲菲此刻真的是难以想象秦风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一击之下,她都有种抵抗不住的感觉,再來这么几招,自己的灵魂都要栽在它的尾巴之下,

“现在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也帮不了你了,”

“成功了,你的实力就会得到很大的提升,对你以后也有很大的好处,失败了,就……,”

秦风心中为萧菲菲捏了一把汗,本來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沒想到这个该死的血妖狐还隐藏了这么一手,到了这个时候才使出來,也是够谨慎的,

已经逼迫它离开了萧华盖的丹田,它都沒有使出这么一招,到了萧菲菲出现时才使出來,算准了秦风已经沒有多余的力量帮助萧菲菲,

现在秦风都不敢保证它到底还有沒有隐藏着另外一些底牌,要是那样的话,萧菲菲就惨了,

斗智斗勇,

一场驱毒战,到了如今,变成了一场生死追博的智谋之战,一个疏忽就导致胜利发生了变化,

血妖狐一击奏效之后,挥动着尾巴,高举在萧菲菲的头颅上,威势尽发,压迫着下方的萧菲菲,要一举把她驱赶走,这个地方是它的地盘,所有人都不可能夺取它的地盘,

萧菲菲当然不会就这么被吓住,吹动灵力,气旋快速转动,灵气旋转进入,凝练出了精纯的灵力,聚集在她的手中,

“剑,凝,”

如何去黑龙江虹桥医院
如何到黑龙江虹桥医院
谁知道黑龙江虹桥医院好不好
有人在黑龙江虹桥医院治好吗
到黑龙江虹桥医院怎么坐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