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毕业季大学四年得到了体重失去了青春

发布时间:2019-06-09 10:09:06
心肌缺血型冠心病
心绞痛冠心病的原因
脑梗死偏瘫康复

好久不能再见

校园里,阳光好的日子,三三两两地已经有人在拍毕业照了。那首告别的歌,终于要轻轻地唱起。

好久不见,或许就要变成好久不能再见。毕业了,在挥手送别的人群里,你最想停下脚步对谁说出心里话?是迟来的告白,久未出口的歉意,还是你最想分享的感悟?

从此,离开熟悉的校园迈入“江湖”,你是不是还有一些酸酸甜甜的记忆、不舍?

格子衬衫、黑边框眼镜,眼前的吕可超和许多大学男生一样,没课时窝在宿舍睡懒觉。因为被辅导员喊来接受采访,上午9:30他特意起了个早。“宿舍4个人,1个去武汉旅游了,还有2个去面试了。”

他是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广告学专业毕业班的班长。临近毕业,班上同学大多都不在校,有去兼职的,有去实习的。吕可超刚参加了上周末的省公务员考试,最近忙着考驾照,还有更重要的,他在策划毕业晚会。“暂定的主题语是‘好久不见,好久不能再见’,一想就伤感。”

离开时带不走的遗憾

吕可超所在的班,一共27人男生只占个零头。“相处了4年,1对也没成,都当亲人了。”吕可超这个班长当得挺称职,他几乎记得所有同学的籍贯,“离学校最远的是哈尔滨的和海南的。”

快毕业了,走在熟悉的校园里,有时会突然被伤感侵袭。“离开时,会忍不住想最遗憾的是什么?”吕可超沉默了几秒钟,他说最遗憾的是没有学好专业课,没有参加社团。第一个遗憾,在求职时感受最强烈,面对用人单位的要求,“都会,但都不精。实在缺少竞争力。”

而第二个遗憾,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几乎不认识学弟学妹。”他说,有时和同学一起走,迎面走来学弟学妹,别人都在热情地打招呼,就他一眼看出去全是陌生人。

“没谈过恋爱”“没得过奖学金”“没有多出去走走”“大学里没有多看书”……吕可超问了身边一圈人,各人有各人的遗憾。没有人能自信地宣告:我的大学很圆满。

这四年的得到和失去

其实,所有的失去都会以另一种形式回归。吕可超的两个遗憾,都是因为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课外兼职。大一刚进校不久,他在学长的鼓动下,到小商品城批发了几十只盐水鸭,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地吆喝叫卖。

“刚进校时,想什么事都很美好,卖盐水鸭才发现,其实有些人并不是很友好。”小本生意没赚成钱,倒是把吕可超打落回了现实。后来,他在广告公司做过销售督导,还开过校园超市,4年里积攒下了满满当当的经历。他说从小很内向,见生人不吭声,反倒这些经历让他性格改变了很多。

除了交际能力提升了,吕可超得到的还有“体重”。从刚进校的一百零几斤,在大学4年里,他的体重一直以每年10斤的固定增加模式飙升,直至发展为至今的140多斤。“好在增长得还算匀称。”微微小胖的吕可超有些自嘲。

“失去的当然是青春啊!”从当年的文弱小男生,到现在做事会思前想后的一班之长。吕可超是连云港人,他说,毕业后有80%的可能性回老家发展,“想做水晶生意。”

采访时,吕可超在纸上写下了他失去的和最遗憾的事。在写“遗憾”二字时,他顿了一下,憨憨地笑着说,“很久不手写了,字都忘写了。这也是一种失去吧!”

[毕业寄语]

吕可超(南广学院,大四):我想对学弟学妹们说,大学要该玩时玩,该学时学,该旅游时旅游。别做太多与大学生无关的事,不要做太多兼职,大学应该是积蓄能力的阶段,千万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那些年我们经历的毕业季]

倪宁南京林业大学2012年毕业生

倪宁说,毕业时让她最难忘的是即将离校时那种复杂心情。“觉得话总是说不完,那个时候,我们一个宿舍的天天出去压马路。就算再远,也不会坐公交车。”倪宁说,大家边走边聊天,谈谈大学四年难忘的事情,讲讲对未来的期望,时间总觉得不够用。

“回到宿舍后,大家接着聊,无话不说,想把一辈子的话在毕业前全部说完一样,说着说着天就亮了。”倪宁说,六月份的大学校园,到处充满了离愁别绪。大家趁着在学校的最后一段时间,“疯狂”了一把。“我们买了啤酒到学校足球场喝,一边喝一边哭。”倪宁说,那天晚上很冷,不过大家都没想回宿舍,一直坐到很晚。倪宁还记得,那天晚上的足球场,有人在弹吉他唱歌,有人在放孔明灯,都是毕业生。那副场景,估计是倪宁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情景。

李敖小说《北京法源寺》改编话剧田沁鑫编导
天心区暮云街道将打造生态观光“牡丹园”
养老保险扩面征缴行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